近日,皇马租借球员塞瓦略斯接受西班牙四台采访时,表达了他对贝尔的支持。

塞瓦略斯说:“英超是一个非常适合贝尔的联赛,但他是皇马非常重要的一名球员。让我们不要忘记他为这支球队的付出。那些对他不够信任的人,应该去看看那些欧冠决赛。他为球队付出足够多了。”

不过,疫情并没有在美国消失,各地确诊和死亡病例仍在不断上升。而随着抗议示威的持续,许多专家担心疫情出现反弹。记者最近在华盛顿看到,尽管绝大部分抗议者都戴着口罩,现场还有人提供免洗消毒液,但人数之多,让抗议者之间很难保持应有的防疫距离。

2月12日,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对口支援湖北省除武汉以外地市新冠肺炎防治工作部署要求,由浙江和内蒙古共同支援湖北荆门市。浙江省在与荆门市积极对接基础上,决定由邵逸夫医院单独组建呼吸危重治疗团队作为浙江省首批支援荆门医疗队奔赴荆门开展支援。

“呼吸危重治疗团队的主要的目标是救治危重症和重症患者、扼制病死率增长。”浙江省支援湖北省荆门市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前方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邵逸夫医院党委书记刘利民说。

浙江定点负责的荆门市第一人民医院北院区,之前因为没有ICU病房,所有的危重症病人就在普通病房里救治。

安东尼·福奇是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也是白宫冠状病毒应对工作组的关键成员。福奇不仅在专业学术领域成就显赫,而且一直在为美国制定和实施传染病防治政策和战略建言献策,先后服务于6任美国总统。2008年,福奇获得代表美国平民最高荣誉的“总统自由勋章”。

“具体来说,患者2月25日体温恢复正常,2月26日复查显示肺部CT明显好转。2月28日起,他在不吸氧状态下氧饱和度在97%以上。2月28日进入出院评估流程,2月28日和29日复查新冠病毒核酸检测提示阴性。3月1日转入普通病房,3月3日出院,成为从这里走出的首例危重症新冠肺炎治愈患者。”周建仓说。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曾说,福奇是个好人,但自己与福奇有很多分歧。上月在美国参议院的一场听证会上,福奇说并没有与特朗普总统对立,强调自己只是“根据科学信息提供建议和观点”。

山东省第二批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青岛市中心医院院感科副主任王英在战“疫”日记中写道:“救治危重症患者是当前最紧迫的任务。”

“最严峻的时候,ICU里同时有21位危重型患者。”刘利民说,“印象特别深的一位患者,体重达200斤,一人占了两张床。我们用3天时间让他病情稳定下来,撤掉了ECMO,如今已经能够正常进食了,听说他是一位战疫志愿者,能将他救过来我们特别高兴。”

“当时来的时候,他的情况非常糟糕,使用无创呼吸机来维持呼吸,在医学指征上属于新冠危重型患者。”邵逸夫医院重症医学科专家周建仓说,病人即使在呼吸机支持下,氧分压还非常低,最低只有49mmHg,而一般人80mmHg以上,肺部CT提示双肺弥漫性病变,情况非常糟糕。

但过去几周里,福奇的曝光度大幅下降。究其原因,一方面是白宫已经把工作重心转移到重启经济上,4月底就取消了每日疫情简报会;另一方面,美国出现抗议警察暴力执法和种族歧视的全国性示威活动,一下子转移了舆情焦点。

美国领导人和一些共和党人对福奇有所不满,这并不是什么秘密。作为美国顶级的传染病学者以及民调中最受美国民众信赖的专家,福奇不怎么和美国政治合拍。当有共和党人散布“病毒人造论”时,福奇直接予以反驳;当美国领导人宣扬抗疟疾药物羟氯喹治疗新冠病毒感染的功效时,遭福奇“泼冷水”;当执政者急于重启经济时,福奇又多次呼吁谨慎、不可操之过急。

王英在日记的最后写道:“明天,‘冲锋号’将再次吹响,这里将为重症病人进行更高级的生命支持和呼吸支持,包括机械通气、CRRT、血流动力学监测及ECMO等医疗技术。我们要与死神赛跑,我和同事们定会尽全力挽救更多的重症患者。”(完)

王英和同事身着防护服,在搬床、整理房间、铺床、组装整理仪器、插电、接氧气、清洁、消毒……同时还要照顾病人,4个人整整搬运了6小时。王英说这是自己第一次那么想念新鲜空气。

改造后的重症病房。山东第二批支援湖北医疗队提供 

“队员们身着厚重的防护服,整理床位,组装仪器,搬运呼吸机、血滤机入病房,这些平常看似简单的工作,就是小伙子们也累得气喘吁吁,更何况还有很多女同志。”王英在日记中写道。

作者 杨兵 胡耀杰 马华

新冠疫情在美国最初出现时,几乎到处都是福奇的身影——他是白宫每日疫情简报会上最受关注的专家,是美国各大媒体争相邀请解读疫情的对象,他的名字在社交媒体上时常成为“热搜”。

“从黄冈临时隔离救治区完成疑似患者分诊确诊任务,到挺进大别山区域诊疗中心集中救治确诊患者完成救治任务,在确诊患者陆续康复出院后,我们再次吹响了‘冲锋号’,在现有条件下紧急改造重症病房,组建重症队伍,集中优质力量发起重症‘狙击战’……”

张重是荆门市钟祥县人。1月24日出现发热,最高38℃,伴干咳;从2月11日起在辖区的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后因肺部病灶进展,症状加重为危重症病人。他的病情也从前期的喘粗气到后来胸闷气急、呼吸窘迫。

“福奇去哪儿了?”美国最近有很多人在社交媒体上问。

抵达荆门后,邵逸夫医院支援荆门医疗队与当地医务工作者共同努力,并在当地政府部门配合下,1天内改造出一个ICU病房,配备了23张床位,一周内完成荆门市当地重型危重型患者集中收治。

他表示,这位病人的治愈出院,代表着邵逸夫支援荆门医疗队治疗方案切实有效。邵逸夫医院大后方专家和前方专家对ICU病人提供的“一人一方案”救治策略起到了非常好的效果。

情况一直在好转。周建仓说,入院后,在浙江和荆门双方专家的努力下,经过一个礼拜的无创呼吸机支持后,患者肺部弥漫性病变开始逐渐吸收好转,随后改为高流量氧疗,又过了几天,改为鼻导管吸氧,五六天后患者已可以自主呼吸,不需要再吸氧。

截止目前,荆门市第一人民医院北院区新冠肺炎ICU累计收治患者32例,转入时有超过2/3的患者为危重型。目前许多患者情况已经明显好转,已有7位患者转入普通病房。

对邵逸夫医院支援荆门医疗队来说,这是个特别值得纪念的日子,他们迎来了荆门新冠肺炎ICU病房建立后首位治愈出院的危重型病人。

面对这一新挑战,福奇又开始从公共卫生角度表达对大规模聚集的忧虑。日前,他在未明确的地点通过视频或音频连线方式接受媒体采访说,一是人多的地方适合病毒传播,二是抗议者奔走呼号无法一直戴好口罩,三是催泪瓦斯和胡椒喷雾引发人们咳嗽、打喷嚏、揉眼睛,这些都加大了病毒传播风险。

16日下午,王英带着山东第二批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以及其他地市医护人员在西区病房开始了这场“搬家”行动,将这里原来的60张普通病床改造成18张床的ICU病房,并且开辟了医师工作室、治疗室、处置室、污物间等。

王英表示,在此次青岛市中心医院支援湖北队员中,有七名队员主动请缨志愿加入了重症队伍。

单独组建呼吸危重治疗团队 一天内改造出一个ICU

目前尚不清楚福奇所在的白宫冠状病毒应对工作组会以何种方式重返公众视野。福奇何时或能否回到抗疫舞台中央,恐怕也不是他自己所能决定的,将取决于疫情变化,也取决于政治需要。

2月16日,根据黄冈市的救治需求,山东省第二批支援湖北医疗队负责的黄冈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7楼西病区需要被全面紧急改造成有18张床的ICU病房,第二天重症病人就将被收治进来,王英全程参加了此次病房改造工作。

“一人一方案” 危重患者经历从绝望到希望

2月14日10时,荆门市第一人民医院北院区新冠ICU病房正式接收新冠危重病人。在对荆门市当地所有重症危重症患者评估后,邵逸夫医院医疗队决定将张重收治入院。

“我刚来的时候,呼吸窘迫像被人扼住了脖子,躺在病床上下不了床,连翻个身都困难。”张重说,他曾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妻儿了,甚至躺在病床上有想过捐献器官。

过去几个赛季,贝尔因为场上的表现跟场外的行为,遭到媒体以及球迷的支持,他也跟英超球队纽卡斯尔传出绯闻。塞瓦略斯本赛季则租借于英超球队阿森纳。(Tony)

“接下来,我们将迎来一波出院小高潮。”周建仓说。(完)

“从这里出来一个病人,就是从死神手里抢回来一个人。”为张重送行的医护人员感慨。

王英此次支援黄冈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的工作是一岗双职,既是感控医师又是一名专业的重症医学专业的医师,既有外围的感控任务,也有进入隔离病房面对面的对病人进行诊治的重任。所以,此次重症病房改造他首当其冲。

张重回忆,自己被推进ICU病房时,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呼吸困难——“满眼都是恐惧和绝望”。

Next Post

世界羽联将暂停举办巡回赛

周四 6月 18 , 2020
中新网客户端3月14日电 北京时间14日,世界羽联 […]